心連心ウェブサイトは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架け橋となります。

  • 日本語
  • 中文

―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

心連心トップページ > 高校生招へい事業について > 日記一覧 >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2017.07.04和太鼓与三味线之韵

2018.07.04

2017.07.04和太鼓与三味线之韵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课,只有一场全校一起观看的艺术鉴赏会,要去听一场由日式传统乐器和太鼓(和太鼓)和青森县地区的津轻三味线(津軽三味線)构成的音乐会。如果不包括致敬或者带有古风元素的J-POP音乐的话,我还是第一次欣赏日式传统音乐。虽然事前担心光听音乐会不会睡着,但无论是乐器本身震撼的音色与激越的乐曲,还是整场演出的编排、演奏者们的控场能力,都显示出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非常和风的舞台布置、雄壮的鼓声、演奏者们飒爽的舞姿,传达的感情强烈而直接;三味线音色介乎精巧与苍凉之间,比起二胡或马头琴更像古筝。吸引我的与其说是乐曲,不如说是演奏者神乎其神的技巧。演奏的间隙,演奏三味线的两兄弟还跟大家进行了互动,有点像讲相声一样介绍了津轻三味线的基本信息,包括两兄弟的演奏生涯,引得台下爆笑连连。哥哥问大家觉得三味线大概多少钱一把,台下有同学喊一百零八日元,哥哥回道:“这看起来像是摆在百元店里卖的东西吗!”另外三味线居然是猫或者狗的皮做的,有点吓到我了,不过转念一想为什么我会觉得牛或马的皮就很正常呢。中间还有一位民谣歌手献唱,伴着三味线的琴声,那歌声如同小学音乐课本上各地的民歌,婉转曲折,有着长而颤的音。我最喜欢的部分则是名为“瞬辉(瞬輝)”的曲子,几位太鼓演奏者手持两个小小的铜锣(チャッパ)拍击作响,以彼此间巧妙的配合与专注的神态完成了一场几人间的“传球”大戏,让观者因为这个根本不存在的小球频频拍手叫好。

这场音乐会让我一个对和太鼓与三味线毫无概念的人看得津津有味,尽管我不能说我只用这一个半小时就完全理解了和太鼓与三味线之美。我认为,独特的民族文化在向不同文化圈的人传播时会遇上天然的壁垒,比如像我一开始被太鼓的隆隆声震得耳朵痛,而后三味线的琴音响起时也没太能体会到那种萧瑟铿锵之感,或者说只感受到了个大概。就算我们承认人类对美的认识与基本的情感很多时候都是共通的,但传达艺术魅力的关键在于共鸣,从小对此毫无接触的外国人就是比自幼耳濡目染的人更难产生共鸣,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因此,要说是什么打动了我,应该就是乐者身上流露出的热情吧。或许就像那首“瞬辉”之所以吸引我一样。与其说是乍一听就觉得“这音乐真美”,不如说是在观赏演奏者挥汗击鼓、沉浸在拨弦中的样子的过程中渐渐接受了“这样一种可以让人如此投入的艺术本身一定很有魅力”这一概念,然后再发觉乐曲之美。这种出于对艺术家的敬佩继而对艺术本身产生欣赏赞美之情的过程在艺术家看来或许是种令人无奈的本末倒置,但不得不说,我认为这才是让外国人理解并爱上传统文化的捷径所在。

因此说到许多人心心念念的中华传统文化复兴,我也觉得应该让我们自己先爱上这文化。比起一上来就抱着“因为这是好东西所以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不如先静下心来想想是什么吸引了自己;比起一上来就让毫无概念的人理解其美妙所在,不如先将自己的热情与精益求精之心表现出来。

当然,我没有针对什么人的意思,文化的传播显然也不会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对这些的理解也只停留在概念上,禁不起深入追问。像上次开茶会的时候,大家一通抱怨和服又热又紧不方便行动,茶道老师突然问我和服好在哪里。我先入为主地把它当成了一道评价我的国际包容性与跨文化理解能力的简答题,前几年写过的中考英语小作文瞬间涌入脑海,一时间只能支支吾吾地回答说:“因为是历史悠久的、传统的东西,所以是好东西。”结果被身为陶艺家的老师女婿吐槽说像总理在国会辩论上说的话。老师也很无奈,她的答案是因为和服是平面剪裁,所以很好叠,不容易出褶子。

就这么简单。

コメント

ページTOP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