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連心ウェブサイトは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架け橋となります。

  • 日本語
  • 中文

―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

心連心トップページ > 高校生招へい事業について > 日記一覧 >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2018.06.24 最后的茶会

2018.06.26

2018.06.24 最后的茶会

今天在茶道老师处办了茶会,算是练习了半年的结业式。可能我还一直没来得及写这方面的日记,但我的的确确每个月都会在这练习一次卖茶流(賣茶流、ばいさりゅう,名古屋的茶道流派)的茶道作法,从一月到现在已经半年了。这缘分说来也有些复杂,我寒假时的住家妈妈NM妈妈一直在这里练习茶道,听说我在学校学习就特地把我介绍给了OD老师。此外,我也经常去老师家喝茶、看花展什么的。老师年纪很大了,依然精神矍铄,说话说到开心处会像一个小女孩儿一样眯着眼睛笑,正坐在榻榻米上时又及其威严。老师对待茶道相当严格,加以指点时语气毫无斥责之意却也令人屏息凝神,但只要我做对某个动作又丝毫不吝惜赞美,是一位非常亲切的老人家。坐在用白色障子隔开的宽敞和室内,闻着榻榻米的草木香,坐在茶席上时能感觉到老师的视线从斜后方射过来,非常容易就能进入状态,课后往往还有自家做的酸奶水果等各种零食。就这样,每个月一次的茶道课成了我相当期待的一件事。

老师很早以前就跟我说过要我在走之前举办一次茶会,由我来烹茶。NM妈妈还特意为我准备了合身的和服以及她出嫁时她的妈妈亲手缝制的长腰带,花纹华丽而不显繁乱;精致的头饰则是OD老师的。此外,其他和这件教室有缘的人们也都在精心准备午餐的料理。按理说如此郑重的仪式我这个主角更不能掉链子才是,但最近因为各种事整个人都很不在状态,连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有好好准备。虽然茶会前的周一练习过一次,正式开始前又彩排过一遍,但真的行过一礼,从水屋(みずや)迈着擦步(すり足)走到茶席处坐好后,大脑就一片空白了。总之先把炉扇摆出来再行一礼,就可以上点心了;趁着客人们放松下来、被点心吸引走注意力的关头,我手忙脚乱地开始了错误百出的茶道流程。更令人紧张的是,正坐在我背后的老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从今天的玉露茶到茶具旁小小的植物、再到凹间(床の間)处挂的字画的寓意,老师熟悉的嗓音滔滔不绝地灌进头脑,把本身就记得不牢的知识点冲刷得一干二净。等大家吃完点心,专心等茶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就有聚集到了我身上。最后总算是让这半年以来对我照顾有加的各位喝上了我亲手泡的茶,如果不算起身时脚麻了一时间站不起来的事的话,整个过程没出什么无法挽回的大乱子,算是平安无事地结束了。大家也都夸我记忆力好、非常努力云云,但就结果而言我是还是觉得挺可惜的。老师安慰我说没关系,大家都是这样的,而且茶客没人知道你做的对不对,只要摆出自信的样子就可以了。

客人在与不在,真是个矛盾的状态,就像量子力学里的观察者(这个比喻是我用来假装自己很懂的,大概存在偏差),而我就是那只又生又死的猫。老实说,按照我之前的那篇文章,我这时候应该感念各位的恩情、回忆这半年的教诲才对。然而真实情况是,我眼前只有茶,心里也只有茶。因为太紧张,所以其他一切都顾不上了。或许如果我能将全部流程烂熟于心的话或许还能有这份闲心,可过度的紧张与不熟练反而倒逼我进入了高度集中、心无杂念的状态。真要说的话,这也是一种境界也说不定。

接下来大家一起吃了丰盛的午饭,由每家的独传秘方制成的餐点被精致地摆在漆器餐具中,每一道都能吃出家常菜的朴实与精致滋味,因为是冷餐所以对胃的负担很小,但不知不觉中也能吃饱,更别提餐后还有由乌龙茶、杏仁豆腐与肉包子组成的茶点(用OD老师的话说就是“中华风”甜点)。台湾来的L同学也在,我们和她们聊了许多。OD老师、NM妈妈以及在座其他老年人们都有去外国学习、接受寄宿留学生的经历,有非常多的共同语言。其中一位经常去北京学习中文,中文非常流利,那两屉正宗的鸡蛋虾仁包子 (包子皮非常有嚼劲,馅则微咸,和便利店里卖的那种甜肉馅包完全不一样,可以说非常正宗了)就是她拜托在日本的中国朋友做的。

和老人家相处其实非常有意思。每人准备一道菜,加起来就是一席汤饭俱全的盛宴;每人准备一个故事,加起来就是一本薄薄的地方风土人情传。穿着和服的她们如同古老时代留下的残影,人却都不是死板守旧的老人。她们以我所完全无法理解的高龄也依旧充满活力,对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聊到兴头上更是和年轻女孩子没什么两样,但因为岁月的积淀总能给我以新的启示。在这些老人们身上,我感受到的是传统与现代的调和。就像她们将茶道教给无数外国留学生,又在游览不同国家时带着茶具与和服一样,保有传统的同时不排斥新鲜事物,这两个概念或许本身就没有那么地对立。而在寻找二者共存的出路时,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包容而温柔的心。

七月末,NM妈妈、OD老师和NM妈妈的妹妹要一起来北京玩,我们已经约好要在那个时候一起逛北京了,所以一直到走出老师家的小院,我都没有什么离别的实感。但在走之前,我还是趁着没人跑到了和室呆了一下。午后的光与树影洒进阴暗的房间,安静地投在榻榻米上。我无声地进去坐了一下。

再会了。

コメント

  • ふーちゃんさん

    趙さん、こんにちは、日中交流センターの後藤です。趙さんが習ってきた茶道は「売茶流」という煎茶道だったんですね。その流派の名前を始めて知りました!今までお抹茶の茶道を習ってきた留学生は何人かいたけど、煎茶道を習ったのは趙さんが初めてじゃないかな?とってもいい経験になったね(^^)そして着物がとても良く似合っている~~!年齢や国籍を超えて対等に向き合い、仲を深めることが出来るのは、茶道の良い所ですよね。ここで出会った方達との北京での再会が楽しみだね!

ページTOP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