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連心ウェブサイトは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架け橋となります。

  • 日本語
  • 中文

―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

心連心トップページ > 高校生招へい事業について > 日記一覧 >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2018.06.25 随随便便、但稍微也有点认真的人生规划(下)

2018.06.25

2018.06.25 随随便便、但稍微也有点认真的人生规划(下)

在想通这点之后,这项作业就变成了高中版过家家游戏了。不过好歹认真了这么久,还是继续好好安排接下来的人生吧。与婚姻捆绑而生的,自然是房子、车还有孩子。我再次头疼起来。这个表格的适应性没有强到可以跨国的地步,只有买房没有租房,更没有“住父母的房子”这个选项。房子这个事我目前是放弃搞明白了,但车还是要买的吧,保险还是要交的吧,孩子还是要生的吧。各种支出瞬间压了下来,生活也趋于规律,或是说,趋于固化。就像不锈钢的模具“啪”地压下去,再次抬起来的时候,刚刚趴在案板上肉馅已经成了一朵规规整整的五瓣花。这时,我头脑里居然无意识地划过了一个念头:“这个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

下一秒我就后悔了,怎么能这么想一个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新生命呢?但这就是我沉浸在成人生活中的大脑的第一反应。人的成长本应该是多么值得歌颂的奇迹,从一个小动物幼崽般柔柔嫩嫩、不会说话的婴儿,一天天长出牙齿和头发、开始跑跑跳跳、咿呀学语、最终成为一个成熟的人类个体,携带着父母的基因走向轰轰烈烈的世界大潮,进行下一个循环,算是完成我们作为物种的使命。但把这件事看成生活的一部分时,又是完全不同的感受了。孩子会消耗大量时间、经历与金钱,从幼儿园到大学。事实上,对于对金钱缺乏概念的我来说,最让我紧张的还是责任感。要让我的孩子(在我的构想中还是一对儿龙凤胎,哈)享受满满的爱的同时认识到人世的险恶,要让他有健全的身心的同时经历不大不小的挫折,要让他自己找到自己的路……我自己还没活明白的话,怎么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而且从孩子出生起,一下子近二十年的时间就没有了。本来能自由度过的大把时光,一下子因为一个新生命的出现而变得按部就班起来。我突然想到了我自己家,想必我的出现也让父母不同程度上牺牲了自己原有的生活方式吧?但他们从来只说我的存在给他们带来了何等幸福,至少当着我的面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也是因此,我对要个孩子的想法没有那么排斥。只有一次在海边玩的时候,我爸一边在太阳伞下剥盐水花生一边进行了一点问题发言。那时亲戚家的孩子刚刚出生,我爸就说:“一想到要从那么小养到大就好辛苦,好不容易把你养到这么大,我可不想再重来一遍了。”

现在我有点能理解这句话了,虽然我觉得自己还挺“省事”的呢。

不过现在想这个实在有点滑稽,毕竟我自己也还只是个孩子。三十岁的我比现在的我大整整一轮,到时候肯定会有不同的、更有智慧的见解吧。只是我的人生规划一下跳到了五十岁。有孩子的时候也可以旅行、学习一项技能什么的,但果然还是放心不下孩子,只能将重心放在家庭上。等孩子独立出去,想做的事又有了第二次尝试的机会,说不定我还会转个业什么的。养老保险也是时候出现了,但到这里,我能明显感觉到我举棋不定起来。五十岁,比现在大了两倍多的岁数,这三十多年里能发生太多事了,我一共还没活过三十年呢!现在的我本身就没法看得太远,更别提那浓雾笼罩的后半生了。是三十岁生活的重复,还是充满新鲜刺激的每一天?这个谁知道呢,所以我草草贴上了退休的时间。总之接下来要和我的伴侣一起享受没有工作的日子了。孩子们也该走入社会了吧?他们会不会有各自的家庭?然后就是某个普通的日子里,在家人朋友们的陪伴下,感受我最后的气息消散风里,和这个我曾好好活过许多年的世界告别。

眼角有点酸。如果不是在教室里,我大概会稍微哭一下,祭奠我在头脑中度过的一生。就这样了,原来我也是会死的。平日里,这个词太过遥远,远到我从未将这个被大人们所避讳的字眼安放在自己身上;可在我在头脑中过完这六十余年后,它就像个在旅途尽头等待乘客的车站一般,愈发清晰起来。我还记得小学时第一次认真地想到死,第一次意识到万事万物都有终结,而我所见所感的一切都不过是注定消逝的短暂幻影,而死就是意味着什么都不剩,意识也全部消失,和这个世界断开最后的连接。我害怕得不行,却更痛苦地想到死后就连害怕这种感情都感觉不到了。

这段时间我常常在想,“大人”究竟是什么呢。日本的视频广告特别青睐“大人”这个词,“大人”的甜、“大人”的苦,“大人”的香气,似乎一定要将这一系列含蓄甘醇的味道与小朋友的死甜死辣区分开来。而偏爱这种“大人味道”的我,在学着大人的样子做了个人生规划之后,发现自己果然还是个孩子。不过拜它所赐,我终于有机会一吐很长时间以来的复杂想法并将其整理。等我成为真的大人之后,又会怎样看待这些文字呢?我会不去等待那一天的来临,我将要、也只能向那一天前进。

コメント

ページTOP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