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連心ウェブサイトは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架け橋となります。

  • 日本語
  • 中文

―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

心連心トップページ > 高校生招へい事業について > 日記一覧 >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2018.02.09 花之道

2018.02.12

从学校的花道部指导老师处收到了两张花展的入场券,刚好寒假时接待过我的住家妈妈也要去,就一起约了时间,去刈谷看池坊流的花展了。正好这段时间都没怎么写关于花道的事,也放在这篇日记里吧。

我们在学校做的都是最简单、限制和规则最少的“自由花”,比较能表现插花者的想法。现在比较困扰我的一点就是,我看见花之后虽然有想法,却无法通过尺寸有限的剑山和花朵表现出来,不是左右对称就是前后呼应,总是容易落了窠臼。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舍不得下狠手,不舍得破坏花本身的形态。

针对我这两点,每次老师的指点都让我收获颇多,简直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奇形怪状的南天(小葉南天)的枝条放在后方做背景喧宾夺主,索性就把它放在最中间;马蹄莲的花型相同并排摆显得重复,就手动让其中一朵弯下腰来呈现出一前一后贴面舞般的站位;散尾葵(アレカヤシ)两大片芭蕉扇似的太臃肿,就从中间剪开变成一对对小叶子点缀在高挑的花间,增加人为修饰的美感。这种不拘一格的构图法总让我惊叹,如同我插出来的花只是一团无处宣泄的情绪,经老师妙手调整过之后就稳稳落在了纸上。在处理花时,我每次都畏手畏脚怕剪坏,老师就显然没这个顾虑,咔嚓咔嚓快刀斩乱麻般“辣手摧花”,每次都让我心里一紧。不过既然本身就是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处理花,那对我来说无用的东西留着也没有用吧。此外,老师还教了我不少小窍门,比如说斜着剪郁金香的叶子不会破坏形状什么的。

当然光是通过自己一点点摸索还是慢,像花展这样能一口气看到众多名家作品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在古筝的旋律中观赏各具风姿的花朵,累了就就着一小块花形的和果子饮茶,身边来往的有身着朴素和服的老人家和华美振袖的年轻女子,真是非常风雅。通过看这次花展我意识到了,要想插得好看,首先你得有钱,或者说得有花。开玩笑的,其实短短一个小时的看展也领悟不了什么,生花和立花的规则需要自己研究练习,只说说感受吧。

在看名家的花时,你能产生一种由衷的满足感,因为那些被固定在水中的花与叶所构成的画面是那样浑然天成,其存在都被定格在了最恰当的瞬间,多一份少一分都会破坏其中的平衡。最有趣的是,刚在我把自己的花比喻成落在纸上,其实是不恰当的。事实上,花道、画作这类艺术最妙的一点就是不借助文字这种被人们依赖惯了的工具来引发创作者与欣赏者之间的共鸣。作者一定是有什么想要说的,但观者必须安静地忍耐着揣摩,一旦作者说破答案就无趣了,至于观者跑去找作者确认则更是令人大倒胃口。我相信作品是由作者和观者共同完成的。以花道为例,看着不同的花道作品,你可能觉得它华美绚烂、令人情绪高涨;也可能觉得它小巧雅致,惹人细细爱抚;还可能莫名地从它纹丝不乱的姿态和高雅的色泽中感到它身为花的骄傲。可这一切都是不可言传的,一旦用确实的文字表现出来,飘逸而无拘无束的情感就被锁死了。所以我写这些也不过是笨拙地白描我当时的所思所感而已,真正赏花的乐趣是写不出来的。

在和住家妈妈一起看展时,还遇上了花道老师,一起在老师的花前合了影。我看了一下小牌子上写的老师的头衔,原来我那些随便的作品得到的都是如此厉害的花道师的指点吗,接下来必须要更加努力了。老师还很高兴地说北京也有池坊流的分部,希望我回国之后也能继续花道的学习。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花道部,但现在我可以说是真的喜欢上了这种玄妙的艺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希望自己能取得更高的段位。

看完展之后,我久违地和住家妈妈聊了会儿天。我讲了我这段时间(其实也就一个月)的见闻,也把我近来的困扰尽数说出。果然从不同的人那里会得到不同的解决方案呢,住家妈妈邀请我去她的茶道老师家练习茶道了,说可以在这种时候进行我所想要的“交流”。看来是老天不让我每天闷在家里学习呢!

コメント

  • 大滝さん

    華道の展覧会にいってきたんですね。北京にも池坊の支部があるんですね!知らなかったー。趙さんは「花戦さ」という映画はみたことがあるかな?初代の池坊家元が主人公の映画です。私はまだ見たことがないけれど、華道を習っている人にとってはとても興味深い映画な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レンタルDVD屋さんにもあると思うので、探してみてね

ページTOP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