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連心ウェブサイトは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架け橋となります。

  • 日本語
  • 中文

―日本と中国の若者が未来を共に創る―

心連心トップページ > 高校生招へい事業について > 日記一覧 >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趙一青さんの日記

2018.02.02 天之涯,地之角

2018.02.12

这次来说一点中期研修期间轻松快乐的事吧。

好久没有见到同期的同学们了,上次其实东京研修的时候彼此之间还都不熟,也没什么相互了解的机会就去各地了,这次碰面感觉亲近了好多。大家彼此分享各地带来的特产点心,吐槽学校和住家生活,彼此之间都有那么多共同语言和想说的话,但共处的时间还是太短暂了。

一开始听说研修中心有KTV的时候我其实是不信的,第二天(2018.01.30)晚上我们去了一看,没想到真的有一台KTV机,只是和我想象中那种国内大商场里的隔音小房间不同,真的就是放在娱乐室里的一台机器和几支话筒……于是我们就这样开心地点起了歌,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唱了两个小时。

其实由自己来说有点不好意思,我是个麦霸,而且还是那种特别爱跟别人合唱的……于是两个小时里我自己明明没点几首,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唱。从一开始旁边来研修的大叔的《北国之春》到同学们点的各种动漫歌曲,我都凑上去跟着唱,真是好久没有唱得这么开心了。休息的时候听着别人唱,不时把旁边从球桌飞过来的球丢回去,真是个开心的晚上。

二月一号的时候去了镰仓。其实《灌篮高手》已经快不属于我们青春的记忆了,那个道口和小巧的江之岛电车对我来说也就没有那么特殊的意义。参观了大佛的内部,给大家带了礼物,我们又匆匆赶去穿和服。其实比起江之岛,我对鹤冈八幡宫的兴趣更大,只可惜从午后开始就一直在下雨,而且是冷风冷雨。中文里很少说“雨很冷”,一般都是“下雨天很冷”,不过此刻还是日语里“冷冷的冰雨”更能体现我们当时的处境。我被分到了一件缀有蓝白树叶花纹的深色和服,大家都说和我很搭,因为我是“青(日语中有蓝色之意)”嘛。苹果糖也吃了,我本来很想顺着高高的台阶爬到神社去参拜的,但一路走来脚都冻僵了,也实在没有穿着木屐还健步如飞的本领,只能遗憾地跑回去换衣服了。虽然狼狈了点,不过穿上和服之后总是感觉很优雅,小步轻摇的姿态也十分端庄,突然就想去喝茶、赏花、用敬语说话了。

晚上去了新横滨拉面博物馆,吃了辣味增中华拉面。整个博物馆里流动着一股浓浓的昭和风情,顺着“过去”的通道下去,就能看见笼罩在昏暗灯光下的街道,故意做旧的建筑物和特别怀旧的广告招贴画真的像是能把人带回上一个时代。我在在这里给大家买了拉面口味的煎饼,好评如潮。

最后一天早上关东地区下了雪,在飞扬的密雪中,大家就要分开了。我们这些直接从车站出发的人去到酒店门口送别,大家迎着雪花挥了挥手,喊了点什么,感觉都没什么气氛,突然旁边的几个男生开始扯着嗓子唱李叔同的《送别》。悠扬的旋律一出,大家都一同默契地唱起了这首熟悉的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在让人睁不开眼睛的风雪之中,大家的歌声也气力滞涩;但不说别人,至少我一开口眼睛就酸了。明明此刻的景致和歌中完全不同,但一想到大家此去就要分散在异国各地,再见后马上又要分别,可就不是“天之涯,地之角”吗?白雪从灰暗的天云间落在这方冰冷的街道上,我们的歌声让行色匆匆的路人侧目,车上的同学们也开了窗户,说着什么,我们仍在继续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大巴车开走了,心里堵着的仍是半个月前的感受。我终于明白这首歌为什么能被传唱至今了,因为无论是在这首歌诞生的美国还是日本或中国,无论是在黄昏还是黎明,无论是后会有期还是就此别过,送别时,都是那样冷,或者用歌词里的原话,那样寒。只有这一点,无论用多么轻盈的旋律和充满希冀的词去掩饰,都不会变的。

不过,这首歌人尽皆知的部分只有前两句,后两句一喜一忧,写得也很妙: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

总之,各位,五个月后再见了。

顺带一提,我想过走的时候给日本同学们唱这首歌的日语填词版,结果回去一查这首歌的日文版《旅愁》是讲思乡的,情感完全不同,要是直接唱的话就误会大了。

  

コメント

  • ふーちゃんさん

    趙さん、こんにちは、日中交流センターの後藤です。鎌倉見学の時はとても寒かったよね~~(>_<)愛知に戻ってから風邪引いていませんか?でも、みんなの着物姿はとてもよく似合っていたよ!研修では12期の同期たちが各地で頑張っている様子が伝わったし、来日の時よりもすごく仲良くなれましたね。

ページTOPへ